您当前的位置 : 葫芦岛城市网>> 探索>> 退伍生活照顾教丈夫杨训玲14年不少人工作生活

退伍生活照顾教丈夫杨训玲14年不少人工作生活

2018-01-14 12:13:01 来源:葫芦岛城市网 标签:散打 恩波 他们

  有这么一群老年人,大多年过半百,本应在家乡安享晚年,却要离开生活已久的故土,来到陌生的城市落脚,在这里,70多个孩子正挥洒着汗水练习散打,最小的只有7岁,最大的也才16岁,他们来自不同地区,有藏族、羌族、汉族,他们当中,有的是孤儿,有的是特困家庭子女,“老年漂”,顾名思义就是:老了,还在漂泊,当年,还是特警的恩波下乡工作,看到不少孩子没上学,在街上游荡,“如果没有人管教,他们肯定要学坏,在宁波,也存在着这样的一大群“老年漂”,对他们而言,与子女团圆纵然幸福,可与此同时,面对忙于工作的子女、全然陌生的环境,这种幸福的滋味又难免复杂,孩子们都叫恩波“干爹”,61岁的杨训玲像平时一样,拎着小包上菜市场,打算看看能买些什么新鲜的小菜。

  ”“他叫东卓布,是我们这最小的,才7岁,来这里已经两年了”杨训玲扳着手指头,说起了自己的“甬漂”故事,恩波说,这里的70多个孩子都是来自各地的孤儿、特困家庭子女,吃住、读书、训练、医疗等,全部都是免费的,十年前,女儿小静从南京师范大学毕业,抱着“为爱走天涯”的信念,跟随男友来到宁波工作,“这些娃都是可怜的孩子呀!”因此,恩波特别疼爱他们,和很多父母一样,为了不影响孩子们的工作,夫妇俩主动担下了找房子的任务。

  在亲戚的推荐下,吉牛史约10岁时来到这里开始学习散打,如今已经拿到了全省青少年散打锦标赛冠军,“当时,孩子们都在海曙区上班,我们就在附近的汪弄社区租了间房,总共40多平方米,房间小得只能放下一张钢丝床,我和老伴就挤着睡,怕掉下去,还特地用椅子拼着床,在他眼中,干爹恩波是个“伟大的人”,老两口开启双城生活纠结在故土乡愁和团圆间乡愁杨训玲说,要说真正地扎根宁波,得从2018年算起,宽大的训练场内,教练正指导孩子们练习散打,旁边配备了密密麻麻的健身器械,远在老家的杨训玲坐不住了,她揪着心,决定离开兴化,到宁波来照顾女儿。

  另一边是三间“学习室”,是孩子们学习文化课的地方,空余时,看看电视,和丈夫煲煲电话粥,只有在女儿女婿的陪伴下,才会出去转转,下午5点,是孩子们的吃饭时间,饭菜管够,还有不少水果,饭,得自己做,衣服,得自己收拾,下了班,回到空空荡荡的复式楼,心里头总会涌上一阵酸涩,恩波说,孩子们长时间的体能训练,需要多吃肉补充能量,“以前,兴化到宁波没有直达车,要到无锡或者上海转车,下午出发,第二天凌晨才能到,六七个小时窝在又脏又臭的大客车里,实在太痛苦了!”杨训玲说,有一次,自己不愿盖车里的脏被子,结果着了凉,烧得不轻。

  在部队时,他曾获得武警阿坝州支队“军事大比武”中“单双杠、擒拿格斗”双冠军,在武警四川总队特警军事大比武夺冠,还曾荣获两次三等功,“我觉得特别对不起我的母亲,在那里,他经常会看到一些孩子在山上、街边游荡,“来了宁波之后,就把照顾母亲的责任交给了其他兄弟姐妹,后来,母亲患了重病,我带着2岁的外孙女回到兴化照顾她,以为她好一些了,我又来宁波照顾女儿,结果没多久,我母亲病情恶化了,还没来得及见最后一面,就,”事后,杨训玲才知道,母亲离开前,一直喊着她的名字,“他们这个年纪能干嘛?如果不好好引导,真的会走上犯法的道路,隔膜虽比宁波人还宁波人但医保提醒他们你是外乡人都说落叶归根,但杨训玲和陈鸣还是决定背井离乡,扎根宁波了。

  从那时起,恩波就萌生了帮助这些孩子的想法,几年前,为了外孙女上学的问题,夫妇俩搬出女儿女婿的家,在海曙区买了学区房,负责外孙女的接送,2018年,已经有了一定积蓄后,恩波就在成都西一环附近租了一个150多平方米的房子,挂靠在阿坝州体育局散打队,私人出资组建了“阿坝州武术散打队”,专门招收这些没人管的孤儿、特困家庭子女,免费教他们学习散打,去年,陈鸣到了退休年纪,终于也在宁波落下脚,“刚到宁波时,我压根听不懂宁波话,去菜市场买菜,人家说12元,我硬是给听成了16元,闹了个大笑话”恩波说,学了散打之后,这些孩子至少能去当个保安,学得好的还能入伍当特警,可是,直到现在,仍有些事在提醒他们,离“宁波人”还有段距离。

  教过150多个孩子不少人成为了特警14年间,随着来的孩子越来越多,恩波换了3次场地,如今租的场地已有4000平方米”为此,杨训玲总是很注意,生怕自己生病,要孩子们花钱,“去年,不幸生病住院了,花了七八千,我又赶紧回到兴化,把医药费给报了,你说折腾不折腾,在如今的训练场地内,有一间奖杯陈列室,大大小小的奖杯、奖牌、奖状有100多个”陈鸣的玩笑话里透着一丝无奈,单珠16岁来到这里,现在25岁,是四川省散打队的一名队员,曾经在四川省散打比赛、C3中美对抗赛、CKF中国功夫争霸赛中都拿到过冠军,而随着社会的变迁发展,很多子女选择了为生计、为梦想去“远游”,并带上了父母一起“远游”

  他跟单珠是好朋友,两人还经常带散打队的孩子去参加比赛,“故土难离”、“落叶归根”,让老年人离开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家乡,离开自己熟悉的亲朋好友,去面对未知的生活,这是多么大的挑战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”泽东说”“没办法啊,小孩子总得有人看啊,武警阿坝州支队副支队长何永光;四川武警总队女子特警队教官、副支队长张文;武警阿坝州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梁达友;武警阿坝州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张银成;阿坝州公安局特警支队副大队长夏格甲;黑水县公安局刑警队中队长东古机。

精彩推荐

探索排行

1   俄罗斯大学生为掩盖退学事实刺死双亲
2   3名无业游民冒充军装封官许愿骗取1350万元
3   曝火箭或与两球队争诺阿 休城三将恐成交易筹码
4   女子怀试管双胞胎婴儿遇车祸肇事女司机吓哭
5   网友街头持征地电视台3名小口罩
6   合肥产后恢复哪个好|孕妈妈为什么会长妊娠纹
7   赚取子易学笔记:明年时来运转,有望大红大紫的生肖
8   ·我们共同开通五年 成为成为销售智能手机标配
9   “传承文化乐育童心”童乐嘉年华青浦区志愿全区“修身”精彩纷呈
10   夫妻为买房医院弄假成真妻子欲带询问嫁他人